上一篇:
下一篇:
评论已经关闭
  子产是春秋时期着名的政治家,他治理郑国三年就取得了很大成效,一举使郑国成为当时的强国。善良的人都佩服他的教化,而邪恶的人都害怕他的惩罚。
  
  子产有两个兄弟,弟弟公孙穆,哥哥公孙朝,弟弟好色,哥哥好酒。
  
  公孙朝的家里酒坛上千,离他家很远就闻到浓烈的酒味。当他沉湎于酒中,完全忘记了社会的兴亡、自身的安危、亲族的有无、金钱的得失……即便是把刀架到脖子上,他都不会感到恐惧。
  
  而公孙穆家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:十数间房屋,充盈各色美女。他沉醉于美色,摒弃一切朋友亲族的往来,甚至三个月才出门一次。每每见到周围有女色过人,必想尽千方百计获得了才甘心,否则便食不甘味。
  
  子产拿这两个兄弟非常头疼,不知该怎么办才能让他们改邪归正。他劝说两兄弟道:“人之所以跟动物不一样,是因为人有道德和智慧,如果你们两个再这样沉迷于酒色,恐怕危机很快就会到来。”
  
  兄弟两人说道:“你说的这些东西我们早就知道了。生命是很难得到的,而死亡却很容易到来。以脆弱的生命面对冷酷的死亡,却还要追求虚幻的社会名声,难道不是最为愚蠢的事情吗?人生一世,应该尽情追求感观的快乐。唯一应该担心的是喝得太多仍不能尽兴,身体不支而无法继续,哪里会考虑名誉的得失和生命的长短?”
  
  哲理点拨:人要从一种长远的眼光来整体筹划自己的人生,并且要根据社会的需求来调整自己的欲望。而不要像子产的两个兄弟那样。